豫都网 > 河南新闻 > 三门峡新闻 > 渑池县新闻 >

【悠悠岁月】渑池故乡的糖河

[摘要]糖河,其实不是河,而是故乡村边的一眼古井、四池碧水,是从奶奶庙下面的石缝里涌出的一股泉水。泉水欢快地跳跃着,叮咚着,出古井,进四池,然后经过一段渠道,流到下面的一条大河;再经过九曲十八弯,最终流入十多公里外的黄河。...

糖河,其实不是河,而是故乡村边的一眼古井、四池碧水,是从奶奶庙下面的石缝里涌出的一股泉水。泉水欢快地跳跃着,叮咚着,出古井,进四池,然后经过一段渠道,流到下面的一条大河;再经过九曲十八弯,最终流入十多公里外的黄河。

2017年1月31日,是鸡年大年初四。央视科教频道《东西南北过大年》栏目播出题为《仰韶源头闹新春》的节目,里边第三章节讲述赵沟古村人是如何手工制作红薯凉粉工艺的,出现了村里人在糖河边洗红薯、在井边的石筛里过滤红薯淀粉等画面,令我激动不已。我在电视上看了一遍还不过瘾,又在手机上看了多遍。电视节目的信息是我高中的老师、我一起当过兵的战友等共有6位从微信上发给我的。他们留言说,你在千里之外,对故乡一定思念。你看看村上的事,一定会很开心的。

这几天,满脑子是糖河的事。

糖河名称的由来,也许是由于泉水的甘甜。泉水流过了无数的岁月,流过了古,流到了今,流过了千年万年,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赵沟村人。泉水一直流淌在我的思乡梦里,流淌在我的血液里。

 

糖河水的甘甜是出了名的。尤其是在夏天,我们一群孩子们大汗淋漓时,会拿着水瓢或玻璃瓶,奔跑到糖河边,舀或灌满了瓢或瓶,有的甚至爬在池边的石条上,咕咕咚咚一口气喝下去,顿时神清气爽,浑身发凉,暑热全退。那水有点冰,透着甜,冰凉甘甜。除了14岁那年第一次走出大山,在被山里人认为是“平川”的县城花了5分钱、买了根冰棍吃的感觉比糖河水要甜些外,直到如今,走南闯北多少年,还没有感觉出另有第二眼泉水比得上糖河水的甘甜的。

糖河有神奇的故事。这是小时候听大人讲的:一天早晨,一位老太太从糖河提了一罐水,倒在锅里盖上锅盖烧起了火。烧了半天水也没开。她感到奇怪,掀开锅盖一看,只见一条黑色的小鱼还在锅里游着。她小心翼翼地将小鱼舀出来,奉为神明地送回糖河倒进“井”里。回到家里一看,锅里的水“咕嘟咕嘟”地开着了。我不知道这个故事和泉水之上的奶奶庙有没有什么关系,但古庙至今犹存,香火不断;你如果有机会蹲在井边看一看,一定会看看到成群结队的黑色小鱼游来游去。偶尔有眼福的话,你也能看到游动着的小虾。村上的人至今不吃鱼,连螃蟹也不吃,不知和糖河水、和祖祖辈辈流传的水煮小鱼水不开的故事有没有什么关系。但人与自然的关系相依相生、村边的糖河水依然在流淌,村子至今处于山青水秀之中,与村上人的与生俱来的环保意识一定有关系。

 

糖河水的神奇还表现在永不干涸。离糖河仅数十米的下面,平行地流着一条大河。这条大河因多个源头在大山的山谷中,一般情况下,很少有断流的时候。20世纪60年代,有两三年发生过特大干旱,大河水断流了。但糖河水的水量也不见变小,仍是白天黑夜地流淌着。村上人求雨有种方式,就是用锄头在糖河的四个水池里搅动,将沙石捞出来;然后用木头做的多面体的每面都写有字的诸如“三日内清风暴雨”、“天旱无雨”等字样的卦在平铺的布上转动,朝上一面的字即代表天象。每当看到“三日内清风暴雨”的字样时,我们一群孩子会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

 

糖河水的神奇还体现在冬暖夏凉。

 

夏天,糖河水因为太凉,喝起来甘甜冰凉,但是没有办法用来洗衣服。村上人会到下面的大河里去洗,因为大河水是热的。糖河水在夏天可能只有几度,你如把手浸进去,要不了几分钟一定会冰得手关节都是疼的。而在冬天,冰天雪地之时,糖河水会直冒热气,一如温泉。一大早,冲到糖河边给弟弟们洗尿布,是我乐意做的事,因为水热气腾腾,在石板上用刷子使劲刷刷,再和水清洗,一会儿就能洗干净好几片。

那些年,村上的人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饮用糖河水。每天早上,村上的男人会成群结队到糖河边,蹲下身子,弯腰将水桶放入“井”中,数秒钟就能打满一桶,然后再放下另一个桶打满后,用勾担挑起,行走在胡同的石板路上。同样不可思议的是,不管打多少桶水,井水仍是一点不见减少。因为村子在坡上,糖河在坡下的村边,挑水算是重体力活之一。有一年,村上年轻力壮的男人或是去修“焦枝铁路”或是到公社的西部去修“大寨田”了,一天早晨我去糖河挑水时,发现一位缠着小脚的奶奶提着一个瓦罐去提水,她走路都颤巍巍的。我怕她会不小心摔倒,便对她说:“奶奶,你别提了,我帮你挑水。”我把一挑水给挑到了这个奶奶家。由此萌生了一个想法,每天为村上的每家每户至少挑一担水。在那段时间里,我从村北头往村南头,一家一家送水。只要有人,就挑进去,倒在水缸里就走。我付出了劳动,换来了村上许多人开心的笑容。因为挑水的辛苦,我曾多次想过,以后有能力时,在村子的高处修个水库;想办法把糖河水抽到水库里,再用管子流到各家各户,就不用每天出力挑水了。

 

糖河边还是我们孩童时代嬉戏打闹的地方。记得有一年冬天,我和比我小两岁的名叫乐松的男孩,每人拿着用竹子、木棍和棉花做成的“卟叽筒(水枪)”在水池边打水仗。开始互相仅仅用很慢的动作、很小的水量互相喷射,只是湿了面部和袄袖而已。到后来玩得高兴了,他便用很大的水量直往我身上喷,而我的“卟叽筒”出水是只是一条线的,水量很小,斗不过他。我一时火起,丢下“卟叽筒”,冲过去,把他抱起丢进了水池里。他从水池里爬出来,哭着跑到我家去。我在后面跟着。我闯了大祸,被父亲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。结局是,我和乐松两人光着屁股钻在我家的炕上盖着被子取暖,还偷偷地在被子下挠对方的脚底板取乐。父母在炕下分别为我和乐松烤棉衣。一两个小时后,乐松才穿上烤干的棉衣离开了我家。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可笑,原来小时候的我也有淘气的时候。

解放后,村上兴建水利设施。糖河水除了供村上人畜饮用、淘粮食洗菜,洗衣服、小孩尿片外,还多了灌溉的功能。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渠,可以浇灌临近的十多亩菜园;后来又修了个小型水库,这个水库可以浇地一百多亩。糖河水是村上人的命根子,是赵沟村作为明清古村落得以今示后人的灵气所在。

 

18岁那年,我当兵离开了村子。离开村子的头天,我还从糖河挑了10挑水,挑到北岭上为集体种下了10棵苹果树。

 

这一走就是数十年。不管走到哪里,思乡的梦里仍流淌着清澈的糖河水;不管喝着哪里的水,都感觉只有糖河水最甘甜。糖河水已融入了我的生命,成为我生命不竭的动力源泉。

 

而今,村上人用上了自来水。但引的是大河水,而不是糖河水。糖河边少了村上人淘米洗菜、洗衣、饮牛羊的喧闹,一口井、四个水池里的泉水仍然清澈,糖河水依然甘甜,渐渐地成为了游人驻足观光的地方。南来北往的游人会慕名鞠起一捧水,一尝糖河水的甘甜,发出一声“好甜”的赞叹! 

糖河,梦中的糖河,我生命中的糖河!

 


《【悠悠岁月】渑池故乡的糖河》河南新闻-豫都网提供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smx.yuduxx.com/mianchi/551836.html,谢谢合作!

[责任编辑:赵安金]
相关新闻

我要评论

尚未注册畅言帐号,请到后台注册

豫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未经豫都网(以下简称本网)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>>

返回豫都网首页
版权所有: 豫都网 Copyright(c) 2010-2015 YuDuWang Network Center.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3014680号
若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来信通知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邮箱:admin@yuduxx.com
未经豫都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